一个周末10场赛事,城市马拉松岂能“疯跑”?

  北京3万人、杭州3.6万人、济南2万人、镇江1.5万人、百色1万余人、广安1.5万人……仅仅是11月2日到3日这一个周末,中国大地上就举行了近10场马拉松,吸引10余万人参跑。除了赛道上竞跑的选手,城市间的品牌较量、商家的营销战争,共同推动马拉松成为风靡全国的图景。(11月8日《重庆晚报》)   从当下马拉松赛事的频繁举办程度和遍及全国更多中小城市的“走向”看,冠之以“疯狂(疯长)的马拉松”似乎并不为过。2018年初发布的《马拉松运动产业发展规划》显示,到2020年,我国的马拉松运动产业规模将达到1200亿元,而800人以上规模的全国马拉松赛事场次有望达到1900场,中国田径协会认证赛事将达到350场,各类路跑赛事参赛人数超过1000万人次。类似赛事太多太快,已经让理性发展这项运动的灵魂,被远远地抛在身后。   纵观我国跑步发展史,也就是近十年的事儿。从2008北京奥运会之后的萌芽启动,到2013年赛事突破两位数,到2016年突破3位数,再到现在每年上千场比赛,一方面确是大众生活方式的改变,另一方面也是体育赛事产业疯长的征兆。这种疯长,显然不是赛事太多(类似赛事美国2015年是48594场,2017年仅全马赛事就达到了1100场),而是在赛事爱好者们从众跟风的背后,一些组织者也在盲目跟风,以致让类似赛事呈疯狂态势,而其管理中暴露出的问题更多,志愿者“出轨”仅为“沧海一栗”而已。   “疯狂(疯长)的马拉松”,显然“剑指”全国业余马拉松赛事。有专家就指出环境亟待治理,建议要从政策上堵,源头上疏。一方面办赛方要加强“查药意识”;另一方面,必须正视马拉松运动对于城市的意义,改掉脱离实际、盲目“求大求全求国际”的毛病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随着马拉松赛事日趋商业化,如何搞好塞者的分组比赛,绝不是一件小事。将参赛者分类为外国运动员、本土运动员、业余跑者等组别,十分有必要。一些小城市的马拉松赛事,还可以再细分为少年组、成年组,或是不同行业的组别。相应增多奖项的数量,降低奖金的金额,做出有特色、契合自己城市的品牌赛事,比盲目追求成绩要出彩得多。尤其要防范一个问题,即业余比赛的奖金诱惑、宽松的运动员检查机制,加上国内的专业选手又不参与,让一些退役的专业选手服兴奋剂参赛,变成一种赚钱途径。这方面,尤其是中小城市办赛事,亦不得不加以限制和药检。   但凡马拉松选手,都明白“配速”对于自身是多么的重要,别说是最终拿到取胜之匙,即便是能够跑下来并超越自我,在比赛每一个阶段,都要按自己的实力配置自己的速度。同样,各地“上马”马拉松赛事,更应讲究“配速”。个人而言,只有扎实的跑步基础,才有赛事的锦上添花;而从组织者计,唯有事实求是、因地制宜,以质量带数量,用管理补漏洞,才能将马拉松赛事几呈“脱缰的野马”有效控制住,也不至于出现男选手袭女选手胸部、志愿者拦截尚未跑至终点选手强行让其举国旗等等咄咄怪事。   一方面,办赛方要加强对选手和志愿者的赠别与管理。对选手不能简单以成绩定胜负,或过于宽泛给予“入门”之匙;而对志愿者和拉拉队的行动“轨迹”亦需完善管理,切莫任由其行为失范,必须加强培训,抬高进场门槛。另一方面,必须正视马拉松运动对于城市的意义,改掉脱离实际、盲目“求大求全求国际”的毛病,以致为管理不到位留下巨大隐患。还要坚持契约精神,一旦设定的比赛时间、地点及开闭赛道的时间等等,就一定要严格遵守,要求运动员做到的,赛事组办方必须比之更加严格地遵守。   跑者参加马拉松须理性,要量力而行,不应盲目追求所谓的好成绩而忽视日常性训练及其在营养、生活上的“配速”。而作为举办赛事的各城市政府,更需要动用各方社会资源构建系统工程。一场马拉松赛事的成功举办,对城市交通、安保、环卫等基础配套,后勤、医护、志愿者的服务、保障功能,组织方赛程、赛道的规划安排都有着很高的要求。而在一场场高大上的赛事背后,只有进一步普及和推广马拉松运动的内涵,让文明、科学、健康的跑步及互动真正成为全民运动,并保证志愿者服务规范化,城市马拉松才能真正具备长久的生命力,才能始终“奔跑”在健康的轨道上。 *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,不代表本网观点